厂家新闻

当前位置: 大理石 > 厂家新闻 > 正文

寻找“千金作文”李达中学获奖作品选登(七)

2018-10-25 23:50 137

作者:唐绍强

班级:162

年级:九年级

指导老师:赵智敏

获奖等级:二等奖

里·外

我心里有个你,你心外有扇门,我就在外面看着、想着、等待着。

                                                                       ——题记

     又是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教室外的夜越发深沉,我停下笔,低头看了看表,便收拾好书包走出教室,踏上了回家的路。

     月亮躺在黑云的怀抱中睡着了,路上的车少了,人却多了起来,小孩子在前面跑着,大人们在后面笑着;小区门口的大树下,爷爷奶奶们谈笑风生,别有一番趣味;小区的广场上,大妈大婶们,伴着音乐,把广场舞跳得火热朝天……这就是星期六的夜晚,人们放下了愁与烦,只舞动着,谈论着,乐和着……

     门开了,厕所里的洗衣机“轰轰”地叫着,把空气震得噼里啪啦响。书包飞向沙发,我把两脚跟一摩擦,鞋子便乖乖地退下。门关上了。一个女人从厕所里探出头,在白色的灯光下,她的眼睛散着光,都是向我投来的,但又被洗衣机的声音震碎了,只听她说道:“怎么总是乱丢东西,这么大人了,也不会整理自己的东西。”我假装什么也没听到,朝自己的卧室走去。门开了,又关上。

     我从柜子里拿出平板电脑,插上耳机,将音量调到最大。把自己锁起来,只有自己。

     卧室外的光用尽全力将自己的身子挤进来,似乎想告诉我点什么,不一会儿,耳机响起彩铃声,有人发了一条短信过来。我点开短信,将眼睛眯成一条缝,嘴角往上翘了翘,安逸与自然被不解与嫌弃取代。我把平板一丢,起身打开门,向另一扇门走去。拖鞋与地面打得你死我活,呐喊与疼痛声溅落在空气中,它们纷纷逃离。

     门开着,“ 吱嘎吱嘎”地似在指责我,一个男人站在门外,偏矮偏胖,寸头却使他显得非常精神,稀稀疏疏的胡子又使他那么沧桑。他大包小包地提着,以标准的微笑,期待的目光望向我,“你到了,哦。”我转身向卧室走去,他一直看着我。门开了,他身体往前凑,伸长脖子,盯着,门关了。他走进屋,把门带上,嘴里念叨着:“这孩子,真长大了!”厕所里的女人听到动静,走了出来,将手在围裙上裹了裹,“你到了,一路上还好吧!”接过男人手中的东西放在一旁,又进了厕所里。

     男人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扶正沙发上的书包,空气与光挑逗着他,他却看向了卧室。他用手撑着脸,嘴巴嘟着,一股童趣从这个中年男子的脸上散发出来,他的目光把屋内其他的光都聚集起来,他想看穿这扇门,可这束光越来越弱。他时而嘴角上扬,时而目瞪口呆,时而眼神迷茫……他缓缓站起,又迅速坐下。屋外的夜空中,月亮吐出一个个圈,包裹着星星,让它们一同入睡。卧室内早已熄了灯,客厅里的光却仍能透过间隙进到屋里来。

    间隙里的光变暗了,不一会儿又变亮了,就这样变来变去。门握手心生寒意,颤抖着,猛地一扭,却又在一瞬间停了下来,又在一定角度内来回不停的地旋转旋转……

    终于不动了,他累了。

    门外的男人仍坐着,看着这扇门,想着门里的他,守护着门里的他……

     卧室里,光从窗外透进来,在屋内跑着,一头撞在我的脸上,我醒来,用手揉了揉脸,拿起一旁的手表看了看,不好!要迟到了!我穿好衣裳,打开门,向门外冲去,不知撞到了什么东西,那个男人不知所措地站在门前,只见他把两手放在背后,低着头,好像做错了什么。

     我拿起沙发上的书包。“你不吃早餐再走吗?” 他问。我把头扭向他,质问:“你不知道我要上课的吗,为什么不叫我?”他又把头低了下去。待我把鞋穿好,他抬起头来,“我送送你吧。”我转过身去打开门,跨了出去,他便冲到门边穿好鞋跟了上去,门被关上了。不过,我们都在外面。

     昔日沉默的小鸟交谈着什么,大树也加入进来,摇来摇去。阳光在他身上打量着,风从背后吹来,不再推着我,而是从我身旁擦过。我不喜欢,我也不习惯。

     我快速地迈进一家商店,店主用招牌式微笑看着我,我给了她一个眼神,她便开始忙碌起来,他快步跟了进来,店主转身看着他,问:“先生,你要什么?”“我等他。”他指着我。店主用一个疑问的眼神看着我,我耸了耸肩。

    空气就这样沉寂着,机器的工作声超过了两个人的心跳声,但时钟的“嘀嗒”声仍清清楚楚。终于,店主把东西递给我,我接过东西便走出了店铺,想快步甩掉他,他没有跟上来。

“小姐,请问是多少钱?”“你是?”“我是他的亲人,钱我帮他付。”“不好意思,我们这是VIP制,不需要付现。”“哦,是这样啊,”他从空袋里掏出两百块钱,“那麻烦你往他卡里存两百块钱,他正在长身体,我怕他不够。”店主接过钱,他接着说,“麻烦你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他。”他快步走出店铺,左右看了看,追了上去。

     店内,一个小孩正在爸爸的怀抱里,央求着,希望能点些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店外,一个小孩吃着刚买的东西,风一吹,他便一颤,可还是暖暖的,一个男人在后面快速向他跑去……

     又是一个夜晚,他收拾好衣物,站在门前,看着、想着、等待着。

     门关了,门开了……

作者:蒋亦可

班级:176班

年级:九年级

指导老师:张芝兰

获奖等级:三等

公交车

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坐公交车。没错,我就是喜欢一只耳朵听着耳机中的流行歌曲,一只耳朵听着马路上的人群喧嚣声,挑一个靠窗的位置,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去观察车上的人以及车外城市中的一切。

根据星座来说,我是双子座,我并不是很相信星座,只是有些方面它的确挺准的。星座书上说,双子座有双重人格,多疑,爱猜测。我常常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关注车上的每一个人,凭借他们的衣着,举止以及上下车的车站来判断他们的职业、家庭、故事。我认为,不论是谁,他的背后一定隐藏着一些故事,想象这些故事,就成了坐公交车的乐趣之一。而这些想象出来的故事,有时也能引发对人生的理解。

我曾见过一个女人,看上去三十多岁,穿着在菜市场就能买到的廉价的黑色西装外套,头发染着粗劣的黄褐色。她手里抱着一个一岁左右的孩子,身后还跟着三四个会走路的大孩子。她在上车时只投了一个人的车费。24路车属于私人营运,司机便跟她起了争执,司机坚持着不肯开车,让她再投钱。她一边嚷嚷着,一边给她的孩子们安排好了座位,就是不肯再多出钱。  双方都在僵持,谁也不愿退一步。这时,我前面的一个阿姨突然战起身,什么也没说往投币箱里放了几张零钱。那一刻,我无暇顾及那个女人的表情,心里想:同样是三十多岁,差距怎么如此之大。也许正如香奈儿说的那样,一个女孩必备的两样东西,一样是美丽,一样是优雅,美丽会随着岁月而老去,唯有优雅浸润时光,让灵魂芳香四溢。一个人的优雅里,一定藏着她读过的书,走过的路。

公交车上的人在不停地变化,人群上上下下,面孔不断更换,公交车在城市的街道中穿越,透过车窗,窗外的人和车沿着马路一闪而过,都还来不及记忆,就这么一瞬而过,没留下任何痕迹。

去外婆家,大约要坐50分钟的公交车,一路可以遇见一个城市从繁华到萧条,从嘈杂到沉寂。坐在车里,我看见天上成群南飞的大雁总会心生羡慕。在此时此刻,我放空自己,不受旁人的打扰,用心体会生活的种种。

车窗外,黄昏落日,夕阳西下,好似电影中的景致,携带着丰富的故事情节。

车窗外,汽车声、机械声密集起来。外婆家附近的高楼大厦越建越多,这在大部分人眼里应是时代的进步。或许,每一个繁华的背后,都隐藏着无数的哀伤。一定有对曾经的家园的不舍。或许,更多人像我一样,在喧闹的城市中隐藏了起来,再也没去找属于自己的鸟窝和野果。

多年以后,当我再坐上同一辆公交车,戴上耳机听歌时,不知还能否找回年少时那别样的感觉。

车窗外的风景总在不断变化,我们会失去或得到许多东西。那些被岁月留下的痕迹,正是让这世界变得丰富多彩的故事。

这就是我和公交车的故事。我希望不论何时,只要坐上公交车,哪怕在再拥挤的车厢,也要让心灵得到片刻的休憩。

作者:张荟

班级:162

年级:九年级

指导老师:赵智敏

获奖等级:二等

红豆的鸭油烧饼

红豆最近老爱往回家路上的一条巷子里跑。

那是一条装修很复古的小吃街,总是很拥挤,但在红豆看来,它的窄小反而让小巷充满了小吃的味道。

小巷的地上铺着大理石地砖,下雨天会有点滑。红豆风雨无阻,照来不误,她仅仅是走过而已,她不买东西,就想来看看那家做鸭油烧饼的店。

红豆去年寒假来这家店吃过一次。那是个节日,妈妈才允许红豆吃一次油炸食品,换做平常,妈妈绝对不会同意的。也就是在那一次,红豆吃到了鸭油烧饼,然后就记住了这家店的名字。

“人间美味!”她在嘴里默念着,望着店里晃动着的荧黄色的灯,更是觉得格外温暖。红豆留恋地向四周望望,慢走几步后,快步向家走去。红豆觉得,鸭油烧饼是世界上最好吃的小吃。

红豆想有一天她有了零花钱,要在这家店每天早上买一个来吃,并且还要再打包一个带到学校里吃。她只是暂时没有零花钱而已,对,没错,只是暂时的。她想着,一路小跑回到了家。

红豆回到家时,天已经暗了下来,家里没有亮灯,妈妈也没有回来,红豆有些害怕,她把书包放下,想转身去里边开灯,却又止住了脚。红豆看见茶几上妈妈留的便条,想起妈妈早上说的话,急忙跑去把客厅灯打开,拿出作业赶紧到桌上去写。

妈妈可能待会就回来了,我得抓紧写作业。心里想着,握笔的手又紧了几分。

红豆心里还在想鸭油烧饼。

第二天,红豆还没到起床的时间就被妈妈叫醒了。

“今天不是放假吗?”红豆揉揉眼,问道。

“我们今天得把家里的卫生搞干净。快点起床,待会我去给你买好吃的。”妈妈把红豆拉起来。

红豆听到“好吃的”这几个字,立马来了劲。不会是鸭油烧饼吧,她飞快地跑向厕所拿起抹布就开始搞卫生,她心里美滋滋的。

红豆站在台上擦窗户,伸头往下探望,心里开始有些小激动,她瞪大了眼睛寻找妈妈的身影。

“红豆,快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妈妈手中拿着的正是红豆所盼的鸭油烧饼。红豆飞快地接过妈妈手中的鸭油烧饼,闻闻它的气味,嗯,是的,就是它了。

红豆津津有味地吃着那鸭油烧饼,虽然已经吃到了,今天却没去学校,有些遗憾,盼着下次打扫卫生时能给她买一个去学校吃。

春天一到,雨水就开始多了起来,妈妈也更加忙碌。妈妈不喜欢下雨天,她的心情自然也不太好。红豆知道妈妈的性格,她没再盼到鸭油烧饼,也没必要再绕到巷子里边去。

有一天,红豆没有带伞,冒着雨跑回了家,晚上开始发烧。妈妈急忙赶到药店买了感冒药给红豆,又破例给红豆带回几个鸭油烧饼。

红豆用发烫的手接过妈妈手中的鸭油烧饼,昏昏沉沉的脑袋带着几分欣喜,眼睛闪着光,似乎根本就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妈妈露出前所未有的的微笑,随后点点头,说:“是真的。不过要快点儿好起来,这样才好去上学。”红豆笑着,小口小口地吃起来,享受着美味,她多么希望这时候的时间能慢一点啊!

后来,红豆再没有吃到鸭油烧饼,她经常向同桌栗子提起过这件事。

“我好想再生一次病啊!”红豆爬在桌子上,幻想着她上一次生病时的情景。

栗子倒是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红豆:“你没事吧?”

红豆摇摇头,转过头去,这是她的感受,她们怎么会感受到呢?

红豆走在回家的路上,她放慢了脚步,思索着:什么时候她才能再生一次病吃到鸭油烧饼呢?

作者:李强

班级:162

年级:九年级

指导老师:赵智敏

获奖等级:三等

请客

“咯——”

手起刀落,伴随着老母鸡的惨叫,鲜血四溅。

“强仔,快拿个碗来。”爸爸急切地喊道。我跑到厨房赶紧拿了碗,碗还没递过去。老妈的声音又响起:“快把洗好的辣椒拿过来!”

“来啦。”我甩下碗,又跑到厨房,把辣椒扔给老妈。爷爷把灶火烧得旺旺的,火红的火苗蹿得老高,锅里荷叶包“噗嗤”着阵阵香气。每个人都忙得热火朝天。

依偎着墙角的那几株腊梅开了,星星点点地洒在枝上,它们也来凑热闹了呢。

腊月已到,按照村里的习俗,要在腊月里选一个好日子宴请宾客,村里德高望重的前辈自然少不了。爷爷挑了腊月的第一天,也就是说,咱家是第一个办的,那自然要丰盛气派。

爸爸一边宰鸡,一边与爷爷商量喊客的事,请谁来坐“上把位”,这让他俩犯了愁。在我瞎转悠,跑过去凑个热闹。

在农村,宴请宾客,坐“上把位”这事可有讲究啦。我机灵一动,打断了爸爸和爷爷的谈话。

“爷爷,你看这样行不,我们祖孙三人每人去请一个自己最尊贵的客人,到时客来了,再商量‘上把位’的事。”

爷爷童心大发,笑着说:“这个主意不错,就按孙子说的办。”

“好呀,反正都是要请客人的。嘿嘿,不用说了,我想请的这位客人绝对是最佳人选。”爸爸说完后,丢下手里的鸡,连忙拿起手机赶紧约客。

“我请的客也不会输给你们的。”爷爷丢下手里的活,戴上老花镜,去寻找他的老人手机去了。

“我请的这位怕才是最好的呢!”我才不会输给你们呢。看着爸爸与爷爷的架势,我撒腿就跑。

一路小跑,跑到久违的青石板路,一座青砖古屋的老院子,是我儿时的乐园。踏过这条光滑的青石板路,便到了我梦里都出现的目的地。

人未进近,便闻其香。李老师(按村里辈份他长我爷爷一辈,该叫他“曾爷爷”,但在儿时时我们喊他“李老师”,他总是乐呵呵地应着)院子里的那株老腊梅,枝条簇簇,比我家那腊梅开得欢多了。

我轻步穿过院子,来到李老师门前,手触摸着门上光滑的铜圈,心里感到无比亲切。多少次我都是用这个铜圈来敲门,敲开的不仅是这扇门,还有知识的门在这度过了美好的童年时光。

随着我的敲门声,一位和蔼可亲的老人走了出来,他个不高略显清瘦,但精神矍铄。虽然戴着眼镜,却遮不住那双明亮的眼睛。

“李老师好,强仔来看你了。”

“好好好!快进来,都长这么高了。”李老师一边抓住我的手一边说道。

“强仔,来尝个橘子。”

我把橘肉塞到嘴里,那滋味,就一个甜呀,还是儿时的味道。

“那个,”我腼腆一笑,“不是到腊月了吗,今天我家请您过去吃饭。”

“这样啊。”李老师略一惊,笑着答应了。

“那我们就一起过去吧。”我心中窃喜,爸爸与爷爷肯定想不到比李老师更合适的人选。这次,我非赢不可。

“门前的石板路滑,我扶着你吧。”

“没事的,都走了几十年了。”

在我的一再坚持下,我扶着敬爱的李老师走上了石板路。

刚走了几步,石板路的那头就走过来两个熟悉的身影,我定睛一看,“啊,爸爸,爷爷也过来了!”我惊呼出声。

爸爸和爷爷看我扶着李老师,都咧开嘴笑了,我也笑了,李老师也笑了。

就这样,我们祖孙三人陪着李老师慢慢地走着,在路上聊呀,笑呀。看着李老师开心得像个孩子似的,我想,这就是“请客”吧。

“是呀,三代人的启蒙老师,孜孜不倦育人四十余载,这个‘上把位’您是当之无愧的呀!”

“那这么说,我们都赢了。” 

    哈哈!

TAGS:

相关推荐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