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石技术

当前位置: 大理石 > 大理石技术 > 正文

王荀:近邻

2018-12-18 08:49 11

近邻

 文/王荀

姜欣与红衣女人是近邻,是比远亲还亲的近邻。当初,姜欣与红衣女人相识,纯属偶然。

那天上午,姜欣听罢秋季“道德讲堂”讲座,已是中午十二点三十五分,肚子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姜欣三步并作两步走,急急忙忙回家吃午饭。

步入清华园4号楼中单元一楼楼道,姜欣发现电梯口有堆垃圾,走近看是破损的厨柜大理石台面。清华园小区交工不到两年,住进来的有三分之二,还有三分之一的住户正在装修。

电梯口有堆垃圾,行人上下出入很不方便。这是谁家的建材垃圾,也不清理清理,要是绊倒老人和孩子就麻烦了。想到这里,姜欣弯下腰来,把大大小小不规则的大理石碎块,清理到电梯口东侧的墙角,手上衣服上沾满了灰尘,脸上汗涔涔的。

正在姜欣忙碌清理大理石碎块时,电梯门“吱——”地一声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位年轻妈妈,手里牵着一个六岁左右的小女孩。年轻妈妈披着一袭长发,穿件红色漂亮的连衣裙,瓜子型的脸庞上,弯弯的柳叶眉下,镶嵌着一双炯炯有神的丹凤眼,暂且就叫她红衣女人吧。小女孩描着眉毛,头发上系着两朵小红花,脸蛋上抹着胭脂,小嘴唇还涂了一圈鲜艳的口红,像是要参加什么演出活动。

“你?你怎么把我家的厨柜大理石台面弄坏了??”红衣女人吃惊地望着姜欣,气咻咻地说,“工人正在安装订制的厨柜,这可怎么办呢?”

“不是我弄坏的,我回来时,就看到电梯口这堆碎块。”姜欣赶忙向红衣女人解释,证明自己的清白。

“骗鬼去吧,不是你弄坏的,你会心甘情愿主动清理这些?”红衣女人语气咄咄逼人,不依不饶。

“真的不是我弄坏的,”饥肠辘辘的姜欣,忙不迭地真诚地解释着,“你误会我了。”

红衣女人根本听不进去,给老公打电话,语音提示说关机,“说一千道一万,是你把我家的厨柜大理石台面弄坏了。这是我和老公350元钱订制的,不讹诈你,照价赔偿就行了。”

“我?”姜欣感到特别委屈,本想做件好事,没料到弄巧成拙。

“妈妈,快走吧,去晚了就参加不了幼儿园的演出啦。”小女孩拉了拉红衣女人的衣襟,催促说。

“不行,这位叔叔不赔钱,我就不走。”红衣女人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

“妈妈,走吧,走吧,再不走就要迟到啦。”小女孩又拉了拉红衣女人的衣襟,焦急地哭出声来。

“哭啥哭?这位叔叔不赔钱,我就是不走。”红衣女人十分固执,脸上流露出不屑一顾的神情。

“好,好好,我给你赔!”姜欣实在看不下去了,掏出钱包,翻翻看看,没有小钱,给她四张百元大钞。

“回头找给你,”红衣女人说着,拉着女儿的手出了楼道,边走边嚷嚷,“早些给钱,就不耽误这么长时间。明明是你弄坏的,还不承认,什么人品哪!”

望着红衣女人远去的背影,姜欣摇了摇头,真有点儿哭笑不得。

下午下班回来,姜欣刚拐到3号楼院,就听到中单元楼道口传来一男一女叽叽喳喳的对话声。

男的说:“你怎么能冤枉人家。”

女的说:“我又不是有意的。”

近了,姜欣发现,那女的不是别人,正是红衣女人。楼道的墙上靠着一块完整的厨柜大理石台面,显然是刚刚制作好运回来的。

红衣女人看到姜欣,脸涨得通红,低声说:“老公,这位就是上午捡拾大理石碎块,做好事的那位。”

红衣女人的老公热情地上前握着姜欣的手,动情地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今早,我拉回厨柜大理石台面,从车上搬下来,放在电梯口,准备进电梯时,地板砖太光,大理石台面滑落在地摔成了碎块。工人正地家中安装厨柜,我一时着急,没有清理碎块,就赶去制作大理石台面,正巧手机没电。我老婆联系不上我,就冤枉了做好事的你。”

“小事,别放在心上,”姜欣宰相肚里能撑船,根本没有把那当回事儿,脸上挂满了笑容,“咱们是近邻,是比远亲还亲的近邻。咱能住在一栋楼里,都是缘分。”

正说着,电梯下行到一楼,“吱——”地一声,门开了。姜欣热情地帮助红衣女人的老公,把厨柜大理石台面小心翼翼地抬进电梯。

电梯上行时,红衣女人从钱包里掏出400元钱,塞到姜欣的手里,羞愧而又不解地问:“你没弄坏我家的大理石台面,为啥还要给我赔钱?”

姜欣笑着说出了原委:“当时,孩子哭着要去幼儿园表演节目,你嚷嚷着不走。眼看越来越晚,我要是不给你钱,那不就误事了吗?”

红衣女人羞得无地自容,再也说不出话来。

海瓜子小说

haiguazixiaoshuo

     本平台为《浙江小小说》杂志选稿平台,仅接受小小说投稿。要求原创并未在其他微信公众号平台推送过的作品。稿件统一用word文档编辑好直接粘贴在邮件正文。本平台仅限初选,所推稿件并不代表过终审。

TAGS:

相关推荐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