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石技术

当前位置: 大理石 > 大理石技术 > 正文

【2385】锦上添香:倾城小妖休想逃(尤溪 慕晓晓 )

2018-11-26 10:10 317

500章2.88

第一次见面,她是小白兔,他是大灰狼,他步步紧逼,将她拆分入腹。小白兔在大灰狼的压迫下终于学会反抗,学会逃跑。她跑,他追,追上,压倒,直到她跑不动为止。错过多年后,再重逢。小白兔已经成长为小狐狸,聪明狡诈,步步为营。大灰狼却退化了锋利的爪牙,看似憨厚纯良,实则本性难移。他依旧在追,她依旧在躲。终于某日,他忍无可忍,恢复本色

主角:尤溪 慕晓晓

==================

第一章面试

    A市最大的春江会所门前,慕晓晓紧紧地拉着母亲的手,不肯松开:“妈,你不是说带我来找工作的吗?怎么来了这里?我又不是学习酒店管理的,这工作肯定不适合我。咱们走吧。”

    “傻孩子,你以为自己是A大的高材生啊?再说了,就是A大的高材生,现在找工作也不容易,还要专业对口?别做梦了。听妈的,妈和这家会所的经理是好朋友,已经打好招呼了。你就是进去面个试,做做样子的。”慕晓晓的母亲高妍不耐烦地说。

    慕晓晓望着母亲已经有些不高兴的脸,无奈地放开了手,但心里的疑惑却丝毫没有减少。自己家里条件普通,母亲又嗜赌如命,怎么会认识会所的经理?况且这可是春江会所啊?虽然没来过,但是听几个有钱的同学曾经说起过。这里是A市最大的高级私人会所,完全的会员制,不是单单有钱就可以来的。

    眼见着慕晓晓没有要进去面试的意思,高妍有些急了:“晓晓,难道你在怀疑妈妈吗?妈妈辛辛苦苦供你上完了大学,你连工作都不想找?还有你弟弟,他今年也要高考了,你不找个好工作多赚点钱,我拿什么供他上大学?你还撺掇他考什么艺术院校,别以为我不知道,这类大学的学费可是特别的贵。”高妍越说越生气,声音逐渐大了起来,引得一旁的保安不住地向这边张望。

    提起弟弟慕涯,慕晓晓的心头一沉。是啊,妈妈说的也是实情,弟弟就要高考了,而且学习成绩不错,肯定是能考上的。本来,弟弟去年就考上了A大,可是家里的条件,于是弟弟主动要求复课,说是今年正好她毕业,家里的条件也会随之好转,他再上大学也不迟。

    对于这个弟弟慕晓晓是再疼爱不过的,父亲过世的早,母亲一有空就去打麻将,根本很少管他们。而弟弟从小就乖巧懂事,四五岁的时候就知道帮她干活儿,后来上了学,遇到有男同学欺负她,弟弟第一时间就会冲上去帮她,却总是因为个子太小而被揍得鼻青脸肿。她常常对弟弟说,下次不要再帮她了,他年纪小根本打不过那些高年级的同学。可弟弟却说,眼看着自己的姐姐受欺负都不管,还算什么男人?再说了,总有一天他也会长大,到那时候看谁还敢欺负他姐姐。

    果然如他所说,随着这个小男孩一天天的长大,再也没有坏孩子敢欺负她了。能够就读于A大的艺术学院是弟弟一直以来的梦想,她一定要帮弟弟完成这个梦想。

    这样想着,慕晓晓缓缓开口:“好,妈妈,我听你的,我去面试。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不管我面试成不成功,都要让慕涯去上大学。”

    听见慕晓晓肯进去面试,高妍立刻答道:“当然当然,他可是我儿子,难道我不想他出人头地?”说着,高妍将一张黑色的房卡塞进慕晓晓手里,“你知道,这里是高档会所,不是什么人都能够随便出入的。”

    慕晓晓当然也知道这里是会员制,与一般的酒店不同,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只当母亲给她的是进出春江会所的会员卡,也没有细看,当下拿着卡走进了会所。

    眼见着慕晓晓走进了春江会所,高妍拿出手机,拨打了电话:“喂张经理啊,我女儿已经进去了。对啊,照片你不是已经看过了吗?当然漂亮,我闺女嘛!是啊,那还用说,我家晓晓向来都是乖乖女,连男朋友都没交过一个,手都没让男人拉过。对了,你可得让顾少爷对我家闺女好点儿,要不是因为欠了高利贷,我还真不忍心把闺女骗来,虽说不是亲生的,但也是从小养到大。”高妍说着不禁拭了拭眼角。

    慕晓晓迈步走进会所,立刻就有一名身着淡绿色旗袍的女服务员迎了过来,温和地说道:“小姐,请出示您的卡。”

    慕晓晓伸手将黑色的房卡递给她,女服务员拿起房卡看了一眼,引领着她进入电梯,直接按了3。

    慕晓晓不禁一愣,她曾经听同学说起过,这个春江会所只有四层,能进入的层次越高,身份也就越高。

    电梯停下,在女服务员的引领下,慕晓晓来到了一间客房门前,女服务员将黑卡插进门口的卡座里,房门自动打开,“小姐,您请。”女服务员转身离去。

    踏入房间,慕晓晓立刻被房内的装饰所吸引,蓝色的灯光,蓝色的沙发,蓝色的大床,让人恍惚之间有到了爱琴海边的错觉,浪漫唯美的装修风格、充满欧洲的地中海风情。

    “你是来参观的吗?”一个凉薄的声音响起,带着淡淡的诱惑。慕晓晓这才注意到房间里靠窗的位置,蓝色的木质软塌上,半躺着一个慵懒的男人。男人的皮肤透着点古铜色,微长的几缕黑发垂在额前,五官很精致,狭长的凤眸,高挺的鼻梁,菱角分明的薄唇,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个绝色美男。

    “我我是来面试的。”慕晓晓可不是花痴,这种酷酷的霸道总裁还是去学校里骗那些脑残的无知少女吧。

    “面试?难道你妈妈没告诉你,你是来还债的吗?她欠了高利贷一大笔钱,你应该也知道那些放高利贷的人都有哪些卑鄙的手段。”男子似乎有点不耐烦,微微皱了皱眉头,缓缓地从蓝色的软塌上站了起来,朝着慕晓晓一步步走来。

    “你要干什么?”慕晓晓警惕地问,手里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这把匕首是慕涯给她的,要他随身带着,用以防身,当时她还笑慕涯神经紧张,哪有那么多坏人,没想到今天却派上了用场。

    “呵?还是个小老虎啊,不过,我喜欢。”男人充满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离她越来越近了。

    “别过来!”慕晓晓捏紧了手里的匕首,微一用力一阵眩晕感突然袭来。糟糕,临出门的时候,高妍让她喝了一杯白开水,说是免得路上口渴了还要买矿泉水。一定是那杯水慕晓晓的意识逐渐模糊,手里的匕首也“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男人看着渐渐软倒的女人,急走两步,在她落地之前一把搂住她的腰,“记住,我叫顾傲天,你这辈子唯一的男人!”边说边走向蓝色的大床。

第二章摆他一刀

    顾傲天将慕晓晓轻轻地放在床上,俯身压了上去。

    “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两行清泪从慕晓晓的眼角流出,说完这句话,她的意识开始一点点模糊终于沉沉地昏睡过去。

    望着女人眼角晶莹剔透的两行清泪,顾傲天鬼使神差地伸出舌头舔了舔,温温的,咸咸的,难道这就是眼泪的味道?原来眼泪的味道是咸的顾傲天抬手轻轻拭去女子眼角的泪痕。凝视着女子清秀的容颜,透白如雪的肌肤,微细的眉毛,殷红的樱唇,和她平时里常见的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不一样,这个女人透露出来是一种清雅的自然之美,宛如清水芙蓉一般莹润了他那颗已如荒漠的心。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该死,他竟然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看了两个小时想他顾傲天什么女人没见过,会为这样一个清水小白菜似的女人浪费两个小时?他一定是疯了。想到此,顾傲天从床上一咕噜爬起来,整了整衣服准备离开。

    “唔难受好痛。”床上的女人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顾傲天忍不住又走到床边,伸手摸了摸女人的额头,温度倒是正常,但是女人似乎感觉很热,出了一头的汗,弄得顾傲天手上湿漉漉的,他嫌弃地在淡蓝色的床单上蹭了蹭手。看着女人被汗水黏在身体上的衣服,顾傲天起身拨打电话:“刘妈,拿一套L码的女装过来,还有内衣,嗯内衣要36D,随便什么样式。”顾傲天边说边打量着床上的女人,看起来瘦瘦弱弱的,胸却长那么大,一定是无脑类生物。

    第二天慕晓晓醒来的时候,感到腹部一阵阵的疼痛,睁开双眼,“啊这是哪里?”入眼是一片好看的淡蓝,努力回想,昏睡前的一幕幕场景在脑海中闪现。她挣扎着起身,注意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换成了一套淡紫色的长裙,她记得来的时候,因为母亲说是要面试,她穿了一套卡其色的套装,衣服被换过了。突然小腹处一阵抽痛,慕晓晓吸了一口凉气,急忙向厕所冲去。恰在此时,一道颀长的身影挡在她的面前:“你要去哪里?”声音妖凉入骨,带着一股男人独有的磁性。

    “上厕所!”慕晓晓头也不回地直奔洗手间冲去。

    “靠这么凶?当我是欠你的?”顾傲天瞄着女人的背影低声喃喃自语。

    一阵冲水声过后,女人缓缓地走出来,诺诺地走到他跟前,红着脸低声问:“那个你这里有没有?”

    “哪个?我有没有?”顾傲天追问,这女人是不是脑抽,问的这是什么话。

    “就是那个那个卫生棉。”女人的声音更低了。

    “卫生棉?什么卫生棉,干什么用的?”顾傲天一脸的疑惑。

    “你装什么装,就是女人用的卫生棉啦!我来大姨妈了,要用卫生棉!你这里有没有”女人忽然暴吼起来,吓了顾傲天一跳。不过也随即明白了女人在说什么。不过,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刚才是真的没明白她的意思。不过,这能怪他吗?她说得那么含蓄,他又没用过那个。

    顾傲天厌恶地皱了皱眉,拨打电话出去:“刘妈?那个买几包女人用的卫生棉过来,嗯?什么牌子?”顾傲天捂住听筒,朝着慕晓晓问道:“喂,小女人,你要什么牌子的?”

    “就林芝梦(某当红女星)做广告的那个。”慕晓晓答道,其实平时她买卫生棉都是超市里促销哪个买哪个,根本不会注意到牌子,不过既然有人给出钱,当然要挑最好的。

    “就要林芝梦做广告的那个。”顾傲天不加思索地朝着电话里重复道。

    “哦哦是,少爷。”这是从自家那个清冷少爷嘴里说出来的话吗?少爷会去看什么美女明星做的卫生棉广告?刘妈忍笑,看来一定是哪个小姐告诉少爷去买的。难得少爷能对一个女孩子这么有耐心。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顾傲天也后悔了,他干嘛要这么听这个小女人的话?现在,刘妈一定在心里偷笑他呢。好吧,他被这个小丫头摆了一刀。

    慕晓晓重新躺回到床上,蜷缩着身体,下腹一阵阵的抽痛,让她额头不住的冒着虚汗,紧咬着下唇,还是忍不住发出了细微的痛苦呻吟。

    顾傲天觉察到她的不对劲,快步走到床边,皱眉问道:“你怎么了?”

    “没事!”慕晓晓懒得理他,一想到这个男人刚刚触碰过自己的身体,她就厌恶的要命,不过现在腹部的疼痛,已经容不得她思考这些了。哎倒霉的大姨妈偏偏这时候来了,每个月都会有这么几天,做女人可真是辛苦,下辈子一定要当个男的。正胡思乱想着就听见敲门声响了起来,顾傲天打开门是刘妈送东西过来了。接过刘妈送来的东西,顾傲天接着吩咐道:“去叫沈医生过来一下。”刘妈应声离去。

    半小时后,“顾大少,你抽什么风?这一大早的叫我来干嘛?就你这壮得跟头牛似的身体用得着看医生吗?”一个模样帅气的年轻男子背着个大大的医药箱,一进门就开始不住的抱怨。

    顾傲天紧抿着嘴唇,横了他一眼,男子立刻闭嘴。

    见男子不再说话,顾傲天才缓缓地说道:“床上那个女人,你给她看看,别死在我这里了。”

    帅气的年轻男子名叫沈江,顾傲天的发小,A市赫赫有名的沈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说起这个沈江也是个奇葩,放着几个亿资产的家族企业不去继承,偏偏要跑去学中医,当医生,有木有搞错。不过这也不能完全怪沈江,他和顾傲天从小玩到大。顾傲天自幼习武,每每学了新招式都要拿他练手,沈江又打不过他。顾傲天这小子下手极狠,沈江常常被揍得鼻青脸肿,不过顾傲天下手也有极有分寸,沈江的伤看起来挺邪乎,但都是些皮外伤。不过久病成良医,所以学医的志向大半是来自沈江的自身需求。

第三章我没碰她

    沈江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面色略显苍白,神情颇为痛苦,看来顾大少爷并没有小题大做,一大早把他叫来还是有缘由的。转念细细一想,不对呀,不想这个女人死在这里,他顾大少随便找辆车把这女人送去医院不就行了吗?干嘛非要让他跑这一趟。顾家大少爷可从来不是个怜香惜玉的情种,看来这小子没说实话,他对这个女人有些不一样。

    这样思索着,沈江走到慕晓晓的床边,伸手搭住慕晓晓右手的手腕。顾傲天眼见着沈江伸手给慕晓晓把脉,眉头就是一皱,心里隐隐地觉得特别的不舒服。好吧,他就是不想别的男人碰这个女人一下,哪怕只是手腕。可是,是自己一大早上就把沈江叫来,让他给这个女人看病的,也不能就这么把他赶走吧,只好暗自忍耐,这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早知道就找一名女医生来了,顾大少心中腹诽。

    “好了没有?”顾傲天不耐烦地问道,“你会不会看?号个脉都要这么长时间?”其实,沈医生的医术还是很靠谱的,号脉的时间刚好一分钟。只不过是顾大少心理因素作怪,才觉得度日如年,不对,应该说是度分如年才对。

    “好了,没什么大事儿。”沈江扬眉,弯了弯嘴角。我靠,敢冲着他的女人笑?沈江,你有种。话说这沈江,上大学时,可是A市医科大有名的校草。医科大的女生给他的评论是“春风十里,不及沈江一笑。”据说他的一笑就是人间四月天,让人如沐春风。顾傲天为此还嘲笑沈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为这一句话,沈江曾经三天没搭理他。如今,为了这么个女人,他竟然吃起了沈江的醋?这还是他顾傲天吗?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沈江看着顾傲天阴晴不定的表情,心里有些奇怪,这小子一向是一张扑克脸,任何事都掀不起他半分波澜,总是一副子天王老子他最大的拽样子,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真的是担心床上那个小丫头的身体,怕她死在这里?当下沈江立刻答道:“她没事儿,绝对不会死在你这里的。”

    顾傲天不想沈江再在慕晓晓眼前晃。还好,刚才沈江那嫣然一笑,躺在床上的小丫头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其实,沈江刚才不过是微微扬了扬嘴角,根本就算不上冲着慕晓晓笑。况且,慕晓晓肚子正疼着,哪里顾得上看沈大少的春风一笑。不过,顾大少可不管这些,只要是他认为的危险因素就一定要马上立刻消除。当下拉起沈江的衣袖将他拽到客厅,关上了房门。

    床上的慕晓晓见两个男人鬼鬼祟祟地跑到客厅去说话,刚才又听到那个沈医生说什么不会死在你这里的话,便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身体真的出了什么问题。难道是昨晚那个男人和自己自己怀孕了?也不对呀,第一,即使怀孕也不会这么快。第二,自己刚刚来了大姨妈,明显是没有怀孕嘛。想到这里,慕晓晓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口,将耳朵紧贴着房门。她自小耳力就比一般人要好,这样的距离就算屋内的人说话的声音再小,她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那女人没事儿,就是痛经。你知道吧?女人那几天,开始的时候都会有些不舒服的。”沈江的声音。

    “我知道什么我知道,我又不是女人。”顾傲天答道。

    “我告诉你,这个痛经,就是一种比较常见的妇科症状,是指女性行经前后或月经期间出现的下腹部疼痛、腰部酸痛等症状。一般来说,会有原发性和继发性两种,原发性痛经一般没有病变,继发性则多是由病变引起的。”沈江一不小心就开始滔滔不绝地给顾傲天百度百科,本以为顾大少一定会听得不耐烦了。偷瞄一眼,出乎意料,顾大少并没有露出半点不耐烦的意思,相反还做出一脸思索状。沈江继续道:“不过看这女人的年纪和症状应该是原发性的。”

    “什么应该,我要肯定的答复。”眼看着顾大少就要发飙。

    “肯定的答复,那你还是带着她到医院去做B超吧,我医术再高也代替不了仪器呀。”沈江本着超级负责任的态度建议道,现在的医患关系这么敏感,他可不想惹出什么丑闻,况且就顾大少的性子,他敢大包大揽,真出了什么问题还不剥了他的皮?

    “不过以她现在的情况,不适合去医院,最好还是过几天再说。”沈江见顾傲天紧抿着嘴唇没有说话,靠近他身边低声说道,“话说你不是这么禽兽吧?这种时候还把这个女人带上床?我劝你还是忍一忍吧,这种时候不吉利的。”

    “你胡说什么呢。我根本就没碰过她,昨天晚上她的衣服都是刘妈帮着换的。”顾傲天难得的解释道。

    “哦?这不是你顾大少的本色啊?难道这次你是来真的?”沈江狐疑地问道。

    “赶紧的,开药走人。”顾大少下了逐客令。

    沈江不慌不忙地从药箱里拿出纸、笔边写药方边说道:“这个病需要慢慢调理,这几天要特别注意,别沾凉水,别吃凉的东西,多喝些红糖水,注意保暖,多吃些补血补气的东西,药补不如食补嘛。再有不懂的可以上网搜搜。我开的这个药方都是中药,主要是调养身体,基本没什么副作用,但是见效慢。看她现在疼得挺厉害的,这个止疼药先吃上两片吧,缓解一下。”说着沈江又从药箱里拿出一盒药片。

    “止疼药?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顾傲天皱眉问道。

    “你放心吧,这个是目前最先进的药品,只是在疼的时候吃上两片是完全不会有任何问题的。”沈江笑着回答,看来他猜得没错,沈大少这次真的是认真了。

第四章喂她喝药

    顾傲天闻言并没有答话,只是接过沈江手里的药和药方,然后就推着沈大医生向门外走去。

    “喂,轻点儿,轻点儿,你这重色轻友的小子,这么大劲儿干什么,刚看完病就这么对我,你这是卸磨杀驴!”被直接推到门外的沈江大声抗议道。

    “嗯,卸磨杀你。”顾傲天边回答边抬手关上了房门。

    听得这一句,慕晓晓不禁哑然失笑,看来这霸道总裁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冰块呀,貌似偶尔说起话来还挺有趣的嘛。

    “喂,顾傲天,你这个小子,说谁是驴呢?你开门,开门。”被关在门外的沈江边敲门边大叫道。

    顾傲天哪里会理睬他?转身向房间内走去。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慕晓晓猜测一定是顾傲天回来了,立刻跑回床上,躺好。

    顾傲天手里拿着沈江留下的那盒止疼药,仔细地着药品说明书。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才从中取出两粒,又拿来杯子倒上水,“喂,小女人过来吃药。”

    慕晓晓知道顾傲天昨晚并没有和她怎么样,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也没那么讨厌顾傲天了。听见他叫自己吃药,就乖乖地坐起身,接过顾傲天手里的药,扔进嘴里。顾傲天紧接着递过水杯,慕晓晓接过来喝了两口,嗯,温温热热的,喝起来还挺舒服。慕晓晓昨晚出了一身的汗,早就口渴了,当下把一杯水喝了个一滴不剩。

    “喂,小女人,你连水也没喝过嘛?还是觉得我的水特别好喝?”顾傲天一脸嫌弃地皱了皱眉,起身又倒了一杯,放到床头。

    慕晓晓听他如此嘲讽自己,也懒得理他,倒在床上装睡。吃过药,身体也感觉舒服多了,就这样躺着躺着,慕晓晓就真的睡着了。

    顾傲天望着女子好看的睡颜,勾了勾唇角,轻手轻脚地拿起手机,走出房间,又轻轻关上了房门。

    顾傲天来到厅内,确定不会打扰到房间内熟睡的人,才开始拨打电话,“喂,叶晨,你来一下。”

    五分钟后,叶晨过来敲门。顾傲天打开门,将药方交给叶晨,让他照着药方抓好药,送去给刘妈熬好了再送过来,叶晨应声离去。昨天就听说顾总和一个女人在一起,现在又让自己去抓药。顾总看起来生龙活虎的,这药一定是给那个女人抓的。顾总可从来没对任何一个女人有过这样的耐心,自他五年前开始跟着顾总,就没见过他和哪个女人连续待在一起超过二十四小时,看来屋里的这个女人不简单啊。

    慕晓晓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顾傲天在一旁的电脑上查阅着资料。见她醒来,冷着声音问道:“醒了?到餐厅吃饭。”说完也不等慕晓晓回答,就一个人走向了餐厅。

    睡了一个上午,连早饭都没吃,慕晓晓的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起身上了个厕所,又从置物柜里找到了一套一次性的洗漱用品。洗漱完毕之后,慕晓晓缓步来到了餐厅。不得不说春江会所的设计确有独特之处,就拿这套房间来说,不仅有独立的卫生间,卧房,客厅,还配有独立的书房,餐厅以及厨房,令人有一种回到家的舒适感,这些可都是一般的酒店客房所不能比拟的。

    富丽堂皇的大理石餐桌上已经摆好了午餐,菜式不多,当归炖鸡、益母草煮鸡蛋、桃仁茴香菜、外加一碗玫瑰花粥,荤素搭配,味道可口,吃得慕晓晓一脸的满足。三菜一粥几乎全都吃进了慕姑娘的腹中,顾傲天只是象征性地吃了几口桃仁茴香菜,喝了一碗玫瑰花粥。这些食物都是刚刚顾大少从电脑中查到的,据说可以补血养气,缓解痛经。顾大少自己却对这些大补的食物并不感冒,本来嘛,他又不来那个。

    饭后三十分钟,刘妈将熬好的中药送了进来。“喂,小女人,不想死在这里就过来喝药。”顾傲天冷冷地道。

    “我叫慕晓晓,什么小女人。”慕晓晓生气地道。

    “慕晓晓,你哪里小了?”顾傲天说着瞄了一眼慕姑娘傲人的胸膛。

    “喂,看哪里呢,你这个流氓?”顾晓晓气愤地道。

    “流氓?你是在提醒我还没对你做点什么吗?”顾傲天邪肆地勾起好看的唇角,冷冷的音色中夹带着一丝诱惑。

    慕晓晓立刻禁声,不敢再说话。

    “喝药!”顾傲天将药碗推到慕晓晓面前,完全命令的口吻。

    “不,我不喝,我讨厌中药的味道。”慕晓晓低着头诺诺地回答。她没有说谎,从小到大她都没有喝过中药。小时候生了病,吃药片,甚至打吊针她都不怕,最讨厌的就是喝中药,那又苦又难闻的味道,她想想就要吐。

    紧接着慕晓晓就感到一只温热的大手,轻轻的按住了她的头,下一刻,温热柔软的唇瓣压上了她的唇,还不得她反应过来,一大口粘稠的药液流进口中,并没有想象中的苦不堪言,似乎还夹杂了一丝淡淡的草药香。于是,本想吐出来的药液,相反倒是咕咚一声被慕姑娘咽进了肚。紧接着就是第二口,第三口,还没等慕姑娘奋起反抗,一整碗中药汤已经以顾大少独有的喂药方式成功地转移到了慕姑娘的腹中。

    “看来,你喜欢用这种方式喝药。”顾傲天抹抹嘴角,眉头紧皱。

    将一杯温热的开水放到慕晓晓面前,顾大少故作淡定地走进洗手间。一进洗手间,顾傲天便迫不及待地打开水龙头,不住地漱口,“真TMD苦,怪不得这小丫头不肯喝。沈江果然不靠谱,开的这是什么药。”顾傲天心中暗暗咒骂。转念又回味起刚刚唇上那温温柔柔的触感,不禁心中一荡,看来药苦点也并不完全是坏事,沈江这小子有时候貌似也不那么不靠谱。只是不知道,那小丫头会不会等他一转身又把药偷偷地吐掉,那可就枉费了他的一片苦心了,想他顾大少何曾对一个女人如此上心过?

第五章顾傲天

    顾傲天一边漱嘴,一边想着,自己是着了什么魔了,这个小女人到底有什么可以吸引他的。竟然让他一个堂堂顾大少对她这样,这个小女人本来就是来还债,自己居然盯着她看了二十四小时,还没有碰她。长的并不美如天仙,但是说不上哪里吸引人,尤其是她闭眼睛熟睡时,真是给人一种想要保护的欲望。竟然让顾大少爷照顾她来姨妈,顾少对着镜子拍拍自己的脸说道,“喂,顾傲天,那个小女人只是来还债的,你在想什么?”说着,关上了水龙头。走出洗手间。

    他看见那个小女人,呆在房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顾大少见状,想要逗逗她。“喂,小女人。”

    慕晓晓方从自己的世界回过神来,对着顾傲天道“我说过了,我不叫喂,也不叫小女人,我有名字,我叫慕晓晓。”

    “我就是喜欢叫你小女人,怎么样?”顾傲天一脸无赖的道。

    “…………”不想再理会顾傲天,慕晓晓将视线望向窗外,自己离开家一整天,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养母将自己卖给了顾傲天来还债,虽说自己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可是好歹也待在他身边十多年的时间,她怎么忍心就这么将自己卖来还债。

    顾傲天注意到慕晓晓的视线,知道她是想回家,可他还没有看够这个女人呢,怎么可能让她离开,而且她是来还债呢,债还没有还,还让自己伺候她这么久,自己怎么觉得她像是那个讨债的,而他是那个欠债的,不行,自己怎么能没出息到这种地步,要是传出去,那还得了。

    “别想回家,你已经卖给我了,就算是我得人了,以后我让你干什么,你就要干什么,现在我要你好好休息,养好身体,等你好了,还要还债呢。”

    慕晓晓斜了顾傲天一眼“我母亲欠你多少钱,我来还,你放了我把。”

    顾傲天嗤笑一声“你来还?你母亲欠了我一千万,你还的起么?”

    “…………”慕晓晓此时都不知道自己是该伤心还是该开心,自己怎么不知道自己居然能值一千万,哈哈哈,这个价格,就算自己努力挣一辈子的钱也还不到啊。

    顾傲天看见慕晓晓难过绝望的表情“喂,小女人,你那是什么表情啊,跟我在一起很丢人?你知不知道外面有多少女人想上我的床,一千万,哪怕不给她们钱她们也愿意,所以,你应该感到高兴。”

    慕晓晓知道,顾傲天那不是在吹嘘,事实如此,顾傲天长的可谓是万里挑一,极品中的极品。一双丹凤眼,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简直是迷倒万千少女,这种男人就算是要人倒搭钱想必也是要人疯抢的吧。

    “嘻嘻,顾大少,我好高兴啊。”慕晓晓干笑一声“既然喜欢你的人那么多,也不差我一个,不如,你放我走,三年之后,我一定会把钱还给你。”

    顾傲天捏住慕晓晓的下巴“女人,你记住你没有跟我讨价还价的余地,我对你好一点儿,你就应该感恩戴德,对你不好,那也只能证明你在替你母亲还债。我顾傲天从来不差那一千万。”

    慕晓晓被捏的下巴生疼,他刚刚说什么,顾傲天,慕晓晓瞳孔张大,顾傲天,稍微看一点儿新闻的人就知道,这个男人可是个风云人物,在A市,他就是老大,自己母亲怎么会像这个男人借钱。她是怎么认识他的,慕晓晓现在想这么多没用的事情也没有任何的用处,知道对方是顾傲天之后什么反抗的想法都没有了。传闻顾傲天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A市所有人都要看着他的脸色行事。是一个打个喷嚏都要让A市抖三抖的人物,他要是不高兴了,谁也别想好过。

    慕晓晓只能在心里祈祷顾傲天什么时候能够大发慈悲,将她放了。实在不想跟这个男人多呆“我困了,想睡觉。”也不等顾傲天是什么反应,径自钻进了被子里。

    ‘……这个女人属猪的,刚刚才睡醒的,又要睡。’算了,自己也累了,替慕晓晓掖好被子。走出房间,回到了卧房,倒头就睡。,

    慕晓晓睁开双眼,一天的相处,她觉得顾傲天并不像传闻中那样冷血无情,甚至还会照顾人,跟在他身边也不错,起码吃喝不愁,也不用看人脸色。慕晓晓马上将这种想法从脑子里甩掉,如顾傲天所说,自己是来还债的,不是享福的,他现在对自己好不过是因为自己身体的缘故,过几天好了,指不定什么样呢。她一向很有自知之明,肯定不会觉得是因为他喜欢自己才对自己百般照顾的,自己长得顶多算是清秀,像她这种长相的女人,大街上一抓一大把。算了,不想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自己的确是困了。

    慕晓晓一觉直接睡过了晚饭,现在的时间都能吃夜宵了。慕晓晓起床,去了趟洗手间,顾傲天听到抽水声知道慕晓晓醒了,走过来说道“醒了?”

    “嗯”慕晓晓应了一声,二人相顾无言,“咕…”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饿了?饭菜厨房已经做好了,下去吃吧。”对于慕晓晓,顾傲天居然出奇的有耐心。

    “谢谢”二人一同下了楼,坐在餐桌前,慕晓晓都已经饿了整整一天了。夹起一块儿红烧牛肉放进嘴里,酱汁的香味充斥着慕晓晓的口腔,牛肉味道很好,油而不腻。慕晓晓忍不住多吃了几口,又尝了尝糖醋鱼,糖醋的味道灌满了慕晓晓的嘴,不得不说,顾傲天家里的厨师做菜味道特别棒。慕晓晓好像一匹饿狼,对着桌子上的菜一阵扫荡,不一会儿饭菜就已经没了一大半,慕晓晓捂着鼓起的肚子,心满意足的抹了抹嘴角上的油渍。

    惊得顾傲天目瞪口呆,这丫头是饿死鬼投胎么,自己还没动碗筷,她自己就吃了一半,不过看她吃的那么香,自己瞬间也有了食欲,不由得也多吃了几口。

第六章到公司上班

    看着顾傲天吃饭是一种享受,骨节分明的手指拿着碗筷,一口一口的吃着饭菜,举止从容优雅,家常的饭菜却被顾傲天吃出一种五星级饭店的感觉。

    吃过晚饭,佣人递给慕晓晓一碗冒着热气的汤“慕小姐,这是少爷让我们为你准备的”

    抬头看了一眼顾傲天,却发现他并没有看自己,只是戴着耳机,低头鼓捣着手机的平板电脑说些什么,好似在忙着工作,疑惑的接下佣人手中的汤药,拿着勺子,慢慢的喝下,满满的红枣味儿,喝下慕晓晓只觉得只觉得胃里暖暖的。

    顾傲天没有离开,慕晓晓也不好意思说要走,径自开到电视机前调了一部好看的肥皂剧,俊男美女,可看过顾傲天之后,慕晓晓觉得那些电视剧里的男主也不过如此。倘若顾傲天能够出演电视剧,绝对会红遍半边天。慕晓晓望着顾傲天出神。

    绕是再专心工作也察觉到了慕晓晓呢目光,放下手中的电脑,凑到慕晓晓的眼前“喂,小女人,我有那么好看么,竟让你看的出神,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不知道为什么,顾傲天就是喜欢逗慕晓晓,看着他生气的样子,莫名的好笑。

    慕晓晓才回过神来,就看到面前一张放大的俊脸,吓得她一把将顾傲天推开,在看清楚是她之后立马反驳道“谁喜欢上你了,我在看你后面的东西,不要自作多情好不好。”

    顾傲天回头看了一眼,指着白色的墙纸道“你是在看它?”

    慕晓晓有些窘迫,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气氛凝结到了冰点。

    “明天跟我一起到公司上班”顾傲天打破这尴尬的气氛,突然开口道。这是他刚刚思考出来的办法,这个女人不是要还债么,那就让她去公司,一整天都能看见面前的这个女人,那感觉,肯定不赖,想想竟然有些期待。

    “啊?”慕晓晓微怔。

    “啊什么啊,你不愿意?看样子你更喜欢以別的方式还债。”顾傲天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一脸坏笑。

    “我是再说随时准备上班。”轻轻推开顾傲天,并冲着顾傲天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乖女孩儿。”顾傲天的脸柔和了许多,随即又公事公办道“我查过你的资料,大学学的是文秘专业,正好可以做我得秘书。”

    听到这话,慕晓晓思绪飞出了好远,其实自己从小就有一个演员梦,她想从拍摄中体验各种各样的人的生活,可是她家的条件即使她成绩再优异,也注定了她实现不了自己的梦想,上半辈子,自己付出的东西太多太多了,所以她不想再让自己的弟弟留下太多的遗憾。

    顾傲天听到她没有回应自己的话,拿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喂,小女人,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啊。”他发现这个丫头特别容易失神。

    “你说什么?”慕晓晓一脸茫然。

    “我说,我们一起去给你买几件上班的衣服。”顾傲天无奈,又重复了一遍,他怎么觉得自己是供了一个祖宗啊。

    “啊?不要了吧,我就穿这个挺好的。”慕晓晓一直都在上学,不知道上班应该穿什么。而且她不想欠面前的这个男人太多,她还搞不懂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图,不想牵扯太多。

    “女人就是麻烦,婆婆妈妈的,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可不想你上班丢我的人。”说着,拽着慕晓晓往出走。慕晓晓挣脱不了,只能跟着。

    顾傲天提车开到了一栋大楼面前,拉着慕晓晓直接走上电梯,按到了顶楼,一出电梯,慕晓晓要被眼前的这一切亮瞎了,现在是晚上,房顶吊着洁白的水晶羽毛灯,每五米的距离就有一个,水晶的镜子,将这里的格局显得更大,好像置身在童话世界之中,琳琅满目的衣服,好多的公主裙。各种各样漂亮的衣服。

    慕晓晓不受控制的走到那件公主裙面前,脑海中闪过一个画面

    那年她的生日,隔壁的小男孩送给了她一件公主裙“以后我要娶你当我的妻子,要给你买好多好多的公主裙,我要买一座漂亮的房子将你藏起来。”后来才知道,很早之前他就对她一见倾心,攒了半年的零用钱才从一个商品店买到,小时候真的很天真,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竟然没有反对,后来她与那个男孩儿的关系也越来越好,男孩儿也很照顾她,把她宠的就像个公主,后来男孩儿搬家了,临走前让她等他回来,都已经过去十年了,却毫无音讯,想到这儿慕晓晓掉下了眼泪。

    顾傲天皱眉,不就是一件裙子么,怎么看着看着还能哭?女人就是麻烦“你喜欢就拿去试试。”

    擦干了眼角的泪水,慕晓晓故作淡定的说道“我不喜欢,就是突然被沙子迷了眼睛,我们还是去看工作服。”说着便往前走。

    顾傲天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这丫头骗鬼呢,这里哪像是能有沙子的地方,她怎么总说这种三岁小孩子都不信的谎言。’偷偷叫来服务员,将卡递给她,并要她将衣服打包好送到别墅,顾傲天就跟上慕晓晓的脚步,拿起一件衣服叫慕晓晓去试,慕晓晓将衣服穿好让顾傲天看,顾傲天点头的衣服全部打包,慕晓晓悄悄看了一眼吊牌,好多个零,这里随便衣服够她们一家生活好几年的了,不得不承认,有钱人的世界她们不懂。

    挑选好了衣服,服务员推荐他们可以去天台看星星,二人拒绝了服务员的好意,付了钱之后便回家了,顾傲天嘱咐慕晓晓明天上班早点休息之后便回到房间睡觉了,慕晓晓应了一声也回到房间休息去了。

    第二天,慕晓晓是被一阵敲门声叫醒的,打着哈欠去开门,顾傲天现在门口“今天第一天上班,别迟到”转身走下了楼。

    慕晓晓如梦方醒,洗漱之后也下了楼,顾傲天坐在餐桌前,等着她二人简单吃过了早饭,便开车去上班。

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相关推荐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