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石背景墙

当前位置: 大理石 > 大理石背景墙 > 正文

《黑骑士的王国》读后感

2019-02-16 07:19 391

刘先生患有干眼症,这天晚上戴着湿房眼镜默默读书,旁边坐着他的同居女友徐女士,看韩剧泪眼婆娑。他抬头看了一眼,说有了男友的女同志应该都了解,在湿吻时,男人的那玩意是硬邦邦的,贴这么近女性肯定能感到硌得慌;而女性下面也会变湿,如果再动情点,恐怕牛仔裤都湿透,所以看似浪漫的镜头,背后一定有肮脏的生理反应支撑。这时手机闹钟响了:十一点,睡觉时间。徐女士关掉平板,盯着刘先生看,看得他头皮发麻,“我刚才是不是说错话,打扰到您的睡前娱乐了?”他不敢直视她,说让我再看会书,要不然完不成读后感。“不行啊,”她说,“公民应自觉履行义务。”说着把冰凉的小手摸进他被窝,肚皮结实,下面是乌七八糟的一丛,最后一把抓住他已经挺起的那玩意,似乎能透过被窝看到。她说,您尽可以停止对我看的韩剧的大放厥词,发表您对这本书的读后感。刘先生放好书,摘下眼镜,伸进被窝抓住她纤细的湿润的手,已经不是那么冰凉。他一边搂着她一边说道:“按李银河的作品《黑骑士的王国》的设定,二十九世纪的人类社会是一个乌托邦。人们对于个性充分释放但不放纵,对性了若指掌如数家珍又不侵犯他人。聊天的话题除了吃饭工作,便是性。小说四要素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唯独性这件事,可以仅依附于‘人物’这一个要素上,无论在何时何地,周围发生何事,都可以用性来表达人类的存在。”

徐女士当然不会认真听读后感。这是两人的约定,“读后感”是个不安全词,发表读后感就是他们“来一次”的暗号。“这次读的书不大一样哦,”她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条六米长的精致红绳,对折后打了一个环,套在他头上,开始上下其手,又拉又拽,给他五花大绑,边绑边问:“怎么选这么没水平的书?李银河这文字写的东西能看?”刘先生叹气说:“确实不能看,跟王小波的书判若云泥。小女生闭着眼幻想、妄想、胡思乱想,写出来就是这种东西,既没结构框架,更遑论叙事功底,一场场捆绑、皮鞭、饮尿、主仆之间的闹剧悬在空中。作者想用性来表达对社会的反抗,却除了性什么都没有。”他粗糙的大手早就伸进她的睡衣,睡衣毛茸茸的,与冰凉细腻的皮肤对比鲜明。他摩挲着她的胸膛,一次次略过她的两点樱珠,使她不自主地颤抖。

他贴近她耳朵说:“但是,但是但是,人物就如大理石,必须要经过时间、在某个地点、用事件来雕刻打磨,否则就无法雕琢成美丽的人像,产生的仅仅是一堆碎石。”

“我不敢苟同,雕像固然优雅,但碎石未必不好看,速度快的碎石还能把人打个头破血流。对人物心理、行为的反复描写,能让人物从文字中立体起来,从而脱颖而出成为文学,《等待戈多》就是。”徐女士手里的绳子越来越短,刘先生身上的绳结越来越多,形成美丽的花纹。刘先生哈哈一声,突然袭击,把一只肥肥壮壮的水晶蛋塞进她下面,而下面早就湿润不堪:冰凉的触感伴随着丰沛的粘液,瞬间扩张的肉,感觉犹如灵感滑进了灵魂深处。徐女士突然丧失掉了捆绑仪式中应当保持的沉静,变得心慌意乱,看刘先生紧致腹肌下那玩意直挺挺红彤彤,又热又烫,炭火雕刻而成。每一次打结的手路过那里,她就顺手摸一把,仿佛在品鉴一只胡萝卜的触感,又像是测试一把葡萄的成熟程度。她忽然转到他背后,把刘先生两只手胡乱一绑,推他到床上,喊了一声去你的文学吧,就扑了上去,半蹲在他身上,把坚硬粗大的形状与自己凹陷柔弱的形状吻合,两只手扶着对好自己湿漉漉的缝隙,迫不及待地坐下去。“救命!”她内心喊着,发出的声音却是一声吸气,憋了很久才在顶点触碰之时呼出来。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咋还没射?”她没有力气问道。他则莫名其妙,为什么我要射?没射之前的阶段最为享受,你的身体对我的动作的每一次反应都让我兴奋,然后伸手猛抽了一下她的屁股。徐女士嗷的一声瘫在一边,双手捂脸遮住灯光,只顾喘粗气。刘先生好像想起什么,胡乱穿了一件衬衣,一把扛起徐女士走出大门。去哪?她并不排斥,被扛着总算能放松一会。但是很快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他扛着她走到了大马路上,来到十字路口。十二点,车辆很少。他把她放在红绿灯柱下,让她手扶着灯柱,自己从后面进入她的身体。夏天的晚风清凉舒爽,吹过她微微流汗的身体,她的睡衣被掀起来,整个小巧的、苹果一般的屁股露在空气中。“这是在大马路上啊!”她一次次提醒自己,每每冲击过强时她双手紧抱着柱子,不断调整姿势,让自己保持一个比较优雅的、不是很颓废的姿势。每次车辆呼啸经过,她都产生一阵莫名的兴奋,让她的腿站得更直,眼睛闭得更紧,更去迎合来自身后的抽插。在双眼紧闭的状态下,她明显感到一辆车缓缓驶来,似乎正在减速,因为灯光没有迅速过去。她低头不敢看,心提到了嗓子眼,车越来越近,嘎吱一声停住,她仿佛感受到车里观众那好奇又猥琐的目光,“不行了!”她阻止自己声嘶力竭,小声喊道:“来了来了来了!”紧接着高潮一浪一浪地袭来,冲击着身体和大脑:这是她一生中从来都没经历过的感受,很奇怪地让她想到海洛因直接刺激大脑神经系统,所带给大脑的快感是吗啡的8倍,是性高潮的400倍。但现在这种性虐的方式,让她得到了好几倍的快感,性可能也是一种毒品。

她感到下体的水就像用手捂住的水龙头一样,往外喷射,是尿液还是什么别的?没法去想,汗水湿透的睡衣被风吹透,夜晚寂静无声,那辆车也早已远去,只有树叶沙沙声伴随着自己门户被冲击发出的噗呲噗呲声,让整个宇宙都停止了运转,她呜呜地哭了起来,想到了让他掐住自己的脖子,窒息而死也不过如此。都怪渡边淳一!这个混蛋!变戏法一般渡边淳一占据了她的大脑,《失乐园》里女主角川岛因为性而流泪的那些感受她也感同身受。“喂,醒醒!”刘先生喊她。徐女士从循环思考中走了出来,问道:“还没射?”声音中透着欣喜。“没呢,今天不想。咱们回去吧?”徐女士点点头说:“可能我对这种场景有过幻想,真是堕落。”刘先生扛着她说:“这怎么能叫堕落呢?任何人对不切实际的幻想都存在一定幻想,好奇心毕竟是推动人类发展的原始动力。另外一个动力是弗洛伊德吹嘘的性欲,是推动生命发展的第一动力。这两个第一动力合在一起,就成了‘性幻想是推动人类进步的最第一最原始的动力’,所以您以前的那些幻想,正是这个世界所需要的。”

相关推荐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